就医指南

所在位置: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济南时报】深耕儿科三十载 用爱守护儿童健康

发布时间:2017-03-30 点击数:2669次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儿外科主任李金良:

深耕儿科三十载 用爱守护儿童健康

李金良.png

李金良主任应邀在深圳儿童医院为一肛门闭锁并骨盆分离、双阴茎、双尿道斯里兰卡患儿手术
  

   “家有三斗粮,不当孩子王。”与孩子们打交道,不是件容易事。与健康的孩子打交道尚且如此,与生病的孩子打交道更是麻烦。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儿外科主任李金良,自上世纪90年代从事小儿外科工作以来,长期与患儿相处,却能游刃有余,并取得骄人成就,是什么力量让他一直激情燃烧?是信念与责任心。
  如今,他正用自己的信念和责任心,带领着医院一支专业素质过硬、创新力十足的小儿外科队伍,奋进在迈向全国一流技术水平的大路上。“孩子是社会家庭的希望,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儿外科人将怀着生命所系,性命相托的信念,守护一朵朵‘小希望’。”李金良说。
   名师高徒薪火得以相传
  1978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华夏大地,追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怀揣着一颗求知之心,李金良从武汉冶金医学专科学校开启了自己的医学生涯。1989年,在基层医院努力工作7年多以后,李金良决定去更为广阔的医学舞台深造,在无数个日夜的拼搏努力下,他最终以优异的成绩叩响了山东医科大学的大门。夯实的理论基础还需应用于实践中检验,硕士毕业后,李金良遂到山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齐鲁医院)小儿外科任主治医师,不断从临床实践中积累经验。1997年,他投身于供职至今的山东大学第二医院,自此他便将自己从医生涯无怨无悔地交付到这里。
  在医疗界有种说法,外科、产科和儿科是医院风险最高的科室,依此说法,小儿外科就占了三个中的两个半。李金良说,为孩子看病首先是沟通难,襁褓中的婴幼儿不会表达,完全要靠医生的经验和耐心,依据孩子的病史、症状来诊治,而到省部级医院小儿外科就诊的,大多是疑难杂症的危重患儿,非常棘手。其次是接诊的患儿,先天性疾病较多,一般都需要手术治疗,但孩子耐受力差、病情变化快、体征不稳定,手术时的精细度要求高,这些都考验和煎熬着儿科医生们。
  也许是天生与孩子们有缘,也许是受孩子的童真感染,李金良特别喜欢与孩子们亲近,没有把风险与困难当做自己退缩的借口,反而把它们当做工作的动力,他喜欢孩子、研究孩子,将自己沉浸在儿科事业中。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儿外科是我省最早的小儿外科博士学位授予点,由全国著名小儿外科教授陈雨历创立,李金良师从陈雨历教授,参与了医院儿外科的具体创办,并协助和具体实施了陈雨历教授独创和改进的许多手术方法。他下定决心想成为像老师那样的一代名医。信念和责任心让他能很好地平衡自己的心态,甘于平淡的生活,始终保持着谦和、低调、专注、执着的状态。
   深耕专业 填补国内空白
  在多年不懈的科研探索中,李金良执着攀登着科研高峰,不断提高自身的技术水平,并取得了丰硕的实践成果。李金良说,儿外科接诊的孩子大多是疑难杂症,大多与先天畸形有关,涉及身体多个器官、系统,治疗难度较大,比如严重的排便排尿功能障碍和大小便失禁,累及直肠、尿道、生殖道的泄殖腔畸形和膀胱外翻以及连体双胎等等。即便结石、尿路感染这类看似与先天畸形毫无关系的疾病,其实也要考虑先天的因素。这就要求儿外科医生必须是一名“多面手”,泌尿、普外、骨科、神经等专业都需要仔细深耕掌握。
  在李金良主任的带领下,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儿外科的业务和医疗水平逐年在进步和提高,已成为我国小儿外科疑难疾病治疗中心之一。特别是在大小便失禁的诊断和治疗领域,设备和技术水平居国内领先地位,每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前来就诊,例如2007年来自国内24个省市自治区,外省市病人占1/3以上,疑难病占1/2以上。2000-2010年10年间共收治大小便功能障碍患者1346例。
  天道酬勤,多年的潜心付出,他与他的科室也创造了多个第一:1990年代初以来,他基本与国外同步开展了脊髓栓系松解术治疗先天性脊髓脊膜膨出、脊髓脂肪瘤、脊髓纵裂、脊髓栓系症、椎管内皮样囊肿等,成为我国实施此手术的主要医师和单位之一;1990年代末在前儿外科主任陈雨历教授的带领下,在国内开展经肛门拖下先天性巨结肠根治术,成为国内率先开展此项在肛肠外科革命性微创手术的两个单位之一;2006年医院儿外科在全国首先开展了经膀胱镜诊治先天性前列腺囊导致的排尿困难,使患儿达到了根治;2008年,在全国率先开展肠系膜上静脉肝门静脉左支搭桥术治疗门静脉海绵样变性和门静脉血栓形成患儿,使这种肝前性门静脉高压症、上消化道出血得到根治,使我国此病的诊治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率先垂范 改革创新为患儿着想
  李金良深知,对于特殊患儿,不仅要有良好的医术,更要有爱心和责任心。“对于患病的孩子,要用爱心和医术共同为他们诊治,因为病痛对于孩子来说伤害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心灵。”李金良曾说。
  腹股沟斜疝、小儿鞘膜积液、隐睾等是小儿外科的常见疾病,需要手术治疗。过去,一个这样的小手术也是跟大手术一起排队等候,前后得一周多时间。为了不因患儿手术耽误家长工作,在他的倡导下,小儿外科对这类中小型手术时间进行压缩,术后第二天即可出院,住院时间只需3天左右,既为患儿家庭节省了费用,又加快了床位周转,深受患儿家长的欢迎,也成为科室的一个核心服务品牌。
  而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是医院的生命线,由于小儿本身身体发育的特点,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疾病种类、病理生理反应跟成年人很不一样。“小儿不是成人的缩影”,因此手术方法的设计、并发症的发生及预后也不同于成人。李金良说,医学的换代变革,对医德高尚、医术高明又有了新的要求。在儿外科临床方面突出了“妈妈满意”的服务与“无痛微创”的技术。我们之前是“一个孩子”的国家,对此要求更高,更为敏感。“但只要我们真诚地付出爱心,真心对待病人,就会得到病人家属的理解和回报。”
  一次,李金良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湖南的信件,这是一名湖南的退休老教师写给他的,信中提到老教师的孙子患有先天性无肛,在当地医院诊治无效,全家人急成热锅上的蚂蚁,各方打听最终找到了李主任,想让他帮忙救救孩子。见此情况,李金良马上回信,详细询问了患儿的病情,并就现有的情况向他们作了客观分析。经过反复8次信件往返,也许是他的回信及时而周全、耐心,患者家属决定带孩子来济南诊治。李金良接待了他们,经过全面而详细的检查,最终确定了手术方案,并成功实施。很快患儿出院了,目前恢复很好。直到现在,患儿家属和李金良主任还保持着联系,每当患儿家属表达感激之情时,他总是谦虚地说:“这没什么,是我应该做的。”
  作为小儿外科盆底疾病和门静脉高压症领域的精诚医者,李金良用三十余年的青春岁月执着无悔地书写出一位杰出医学专家的辉煌人生,不仅照亮了自己,还感染并感动着一批年轻医师。面对国内小儿盆底疾病技术领域的诸多空白,胸怀高远的他始终跋涉在未知的医学世界,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