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医指南

所在位置: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生活日报】用真心和耐心看“心”病

发布时间:2016-11-10 点击数:969次



专家名片

    鹿庆华,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山东省老年医学研究会心血管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山东省心血管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病内科医师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山东省介入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山东省心电生理与起搏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版权科杂志编委。

    从事内科学心血管病专业临床、科研、教学近30年,先后获省厅级以上奖励7项,目前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项,承担部、省级以上科研项目3项,目前可支配经费100余万元,在SCI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主编著作4部,参编2部。对心血管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熟悉本专业国际发展新动态,尤其擅长心血管病的介入诊断和治疗,包括急症和择期经皮冠状动脉腔内成形术及支架植入术、先天性心脏病封堵术、心内电生理检查及射频消融术,2005年率先在省内开展了心房纤颤的射频消融术。

    门诊时间:周一上午、周二上午

 

用真心和耐心看“心”病

作为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他每天与死神争分夺秒

 

记者 董昊骞

 

    这是一个距死亡很近的科室,也是一个离重生很近的科室,这就是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心血管内科。金丝眼镜下是一双和蔼可亲的眼睛,白大褂下则透露着学者风范。但其实,作为该科室带头人,鹿庆华教授更是一名开拓创新的猛将。

    在山东,说到心血管内科,就不得不提鹿庆华。他结合完善的围手术期药物干预方法,

具有病变开通率高、血流稳定、并发症少、远期预后良好等诸多优势,如今这一特色诊疗技术早已盛名于全国。

 

每天和死神打交道

他比常人更理解人生意义

 

    在医院,他眼里装的都是病人;在家中,他心里想的还是病人。手机24小时不关机,只是为了患者能第一时间找到他。

    也许大部分人对2011年的第一场雪已经淡忘,但是对于徐林(化名)来说,那却是一场寒冷中又带着温暖的春雪。2011228凌晨两点,徐林的心脏突然剧烈疼痛,疼得他大汗淋漓。有着一定常识的他知道这是心梗,在含下速效救心丸进行自救的同时拨打了120,被送往济南市历下区一家医院进行急救。当救护车一路鸣笛将他送到医院时,他提出一个要求:请鹿庆华大夫前来会诊。因为他曾接受过鹿大夫的治疗,因此对于鹿大夫,他格外信服。

    一开始,徐林还心有疑虑:小雪加小雨的天气,而且已经是深夜,鹿庆华作为山大二院的专家,是否愿意跨院赶到历下区这家医院为他治疗?但是,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在听到一声“徐老师别怕,我马上就到”的回话时,他终于彻底放下心来。半小时后,鹿庆华从家中匆匆赶到了医院。

    “患者的生命只有一次,性命相托,挽救生命是我的职责,而上帝给我们的机会也许只有那一瞬间。”鹿庆华对无数个求救于他的患者这样说。在徐林术后一个月复查时,被告知因为抢救及时心肌几乎看不到坏死。

    一时间,庆幸、感激涌入心田。也正是因为鹿庆华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与创新,才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冠脉介入体系。尤其是在复杂冠脉病变包括慢性闭塞病变(CTO)、分叉病变、超长狭窄病变、严重钙化病变、左主干病变、严重扭曲病变的介入治疗方面,他能够熟练综合应用不同类型导丝、导管、球囊、支架完成复杂冠脉病变的介入治疗。

    同样庆幸的,还有警察刘强(化名)。10年前的大年初五,本应是合家团聚过“破五”的日子,刘强却因为连续加班感到胸闷不适,他自己一人来到山大二院,排队挂号时突然抽搐昏倒在地。鹿庆华发现后,一个箭步冲过去,立刻实施胸外按压、心肺复苏,先后给予电复律8次。经过抢救和冠脉支架手术,很快刘强重返工作岗位。

鹿庆华常说,几乎每天和死神打交道,和病魔抢人屡屡上演生死时速,让他更能理解“时间就是生命”的涵义,也更理解人生的意义。

 

实行三级听班制度

   他时刻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鹿庆华大学毕业时,心脏介入治疗在我省刚刚起步。在科室老主任王树春的带领下,鹿庆华及其同事们在简陋的条件下,就开始开展心脏瓣膜病球囊扩张及冠状动脉造影。

说到山大二院的心脏瓣膜病球囊扩张及冠状动脉造影,很多患者的第一印象就是排名很靠前,技术发展很快,而这主要得益于鹿庆华。

1997年,山大二院成立,医疗条件、手术条件和一些历史悠久的医院相比还存在差距,但对于一个医生来讲却有另一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医生有机会接触更多的病人,特别是接触重症、晚期病人,临床实践更为丰富。当时医院还没有能力购置数字减影设备,而与此同时,兄弟医院已相继开展了这项技术。等待就是落后,为了使科室在高起点起步发展,面对困难,鹿庆华和科室同事不等不靠,主动联系兄弟医院的仪器设备,使用救护车接送病人,途中亲自严密监护,很快就成功开展起了冠状动脉及其他介入治疗,使心血管内科介入治疗技术跟上了兄弟医院的步伐,并快速发展起来。

    “我们实行三级听班制度,”鹿庆华说,为了应对患者突发情况,他要求科室医务工作者24小时手机开机,且每天都有住院医生、主治医生和正高级别的医生三级听班,“因为我们是医生,救死扶伤是天职,尤其是心脏方面的医生责任更重大。”在被问及他的思想理念时,鹿庆华只有一句话,“把我们医院心血管内科发展得更好,救更多的人,这就是我们奋斗的理想和目标。”

 

他待患者如沐春风

但对自己却“吝啬”得很

 

    在鹿庆华随身的包内,总装着各种各样的药物,有治疗高血压的,还有治疗胃病的......“经常告诫患者要按时查体,但我却有两年没查体了。”由于工作繁忙,他连续错过查体机会,“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今年得想着点。”他苦笑这说。由于常年无法按时吃饭,他的胃也早早出现了问题,“经常吃盒饭,吃的胃里经常恶心得厉害。”

    住在心血管内科病房的尹先生希望记者给他捎个话,“每次查房时,都觉得鹿主任脸色不大好,患者的身体重要,但作为大夫,也更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别太操劳了。”在尹先生眼中,鹿庆华是个很谦恭的大专家,不论病人咨询他什么问题,鹿主任都是不厌其烦地给讲解。旁边一位患者的家属也颇为认同,“对对对,我们这是第一次到山大二院住院,也是奔着鹿主任的名义来的,他不仅医术高,医德也高。”

    作为老病号、老朋友的成先生,凭20多年的交往向记者描绘他眼中的鹿庆华,“我在20多年前因为心脏植物神经功能紊乱认识了鹿主任,他那时候还是个小伙子,”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成先生告诉记者,年轻时,鹿庆华主任就是位很有亲和力的医生,直到现在仍然如此,“而且他还从心理上给患者们开导,这一点尤其难能可贵。”成先生说,他这些年每当因为工作压力大而导致血压升高、心脏不太舒服时,一定会第一个想到鹿主任。一方面处于医术的绝对信任,一方面对于鹿庆华的医德也绝对没的说。

    “耐心”、“踏实”、“像朋友一样”……这是记者采访时患者们使用频率最多的词汇,而在网络上输入“鹿庆华”,就能找到许多山东各地甚至甘肃、福建等省份的网友的热情评价,“鹿庆华大夫医术高,对患者态度很好。”“住院期间,鹿大夫每次查房都无微不至,态度和蔼,让我们患者思想上减轻了负担,让我们都十分感激!”

 

细致耐心精力充沛

“急性子”树立榜样力量

 

    其实,深切感受到鹿庆华查房无微不至的不仅仅是患者,还有他的同事们。“真的太细致了!”心血管内科护士孙洁告诉记者,就在前段时间,住院患者贴着电极片,而电极片是带着粘胶的,由于天气炎热,有的患者出现了粘胶过敏,鹿庆华就立马记到自己的本子上,查房结束后嘱咐护士,每天都要为患者更换电极片,并且换个位置粘贴,以防都贴在同一个位置出现过敏,“像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主任这人特别仔细。而且他经常下午六点多下了手术台,临下班前还要到病房转一圈,跟病人聊聊天,拉拉家常,就像亲人一样。”

   不过,在科室大多数人眼里,最大的感触就是鹿主任“精力太充沛了!”由于术中需要做造影,医生们必须穿上二三十斤重的铅衣,“有时候碰上疑难手术,一上午都下不来,说句实话,年轻人穿着那么沉的衣服站那么久还累呢,何况鹿主任都50多岁了。”

   “很庆幸能跟着鹿主任,他给我们年轻人许多学习的机会,鼓励我们走出去,参加学术会议、进修,尤其是大胆上台演讲,发出自己的声音。”前不久,科里有位医生被推荐去参加在美国举行的一个专业学术大会,并在大会上发言,“鹿主任给他鼓劲,并给予他悉心指导,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帮助他完善发言稿。”

“急性子”也是很多同事对鹿庆华的一个印象:吃饭急、说话急、走路急。每当遇到危重患者,他都以最快、最明了的语言对患者和家属讲明白,尽快做出决定;每一次接到急救信息,他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急救室,甚至有一次下着雨,路面很滑,他走得快,一不小心摔破了头;每到吃饭时间,他都以最快速度嚼咽,因为保不准下一秒患者就会上门,结果,时间久了胃受不了,就落下了病根。

“跟着鹿主任,我们很辛苦也很充实,就像他经常跟我们说的一句话:病人的生命高于一切,我们的一切都是为了病人。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带头做的。他,就是我们这个团队的榜样。”采访结束时,一位同事这样概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