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医指南

【济南日报】颌面方寸地 尽显“真功夫”

发布时间:2016-11-10 点击数:451次


颌面方寸地 尽显“真功夫”
——记山大二院口腔科主任袁奎封
 
  提起口腔科,在公众的印象里就是拔牙、补牙、镶牙等保护牙齿健康美观的学科。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的口腔科,“藏”着一位从医近30年专治头颈部肿瘤、颌面外伤、先天性唇腭裂等疾病的专家。他就是山大二院口腔科主任袁奎封。从进入当时的山东医科大学口腔系开始,主攻口腔颌面外科的他注定此生与口腔结下了不解之缘。

三岁女童险丧命 身陷困境遇仁医
  初见记者时,刚从美国进修归来的袁奎封正被患者家属“堵”在办公室里询问病情和治疗方案。虽然不是他的门诊时间,但办公室门前的长凳上排起了长长队伍,而袁奎封对这早已习以为常。在他看来,只要当一天医生就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他的时间常常用来与死神争分夺秒。
  在见到袁奎封之前,记者很难将口腔科和与死神搏斗联系起来。却没想到,他已经不知多少次上演“半夜急诊”的剧情,在显微镜下一次次挽救患者的生命。
  2014年7月,山大二院急诊接到一个三岁女童,不仅满脸是血,且整个下唇及颈上部组织被扯到了胸前,更可怕的是孩子的下颚被掀飞了,把接诊医生吓了一大跳,赶紧将情况汇报给袁奎封,并开通绿色通道多学科会诊。
  原来,这名家在济阳县的小女孩在自家未熄火的电动三轮车上玩耍时,不慎转动车把,车辆载着孩子到处乱撞,最终窜到了树林里撞到树上,巨大的冲击力将孩子的下唇、颈上部组织及下颚掀翻。
  “行医这些年头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创伤,孩子的整个的下颌骨已经没有了,整个下巴的组织已经到胸部了,双眼紧闭听不到哭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袁奎封还是为孩子感到心痛。
  从家里急匆匆赶到医院,袁奎封一边查看伤处一边思考,怎么救?经过清创后,他把患者家属在现场发现的几块的碎骨处理后,根据骨片的形状进行拼对固定,为孩子重新恢复了下颌骨。并在口腔内彻底止血后,按照解剖部位重新恢复原位。经过连夜三个多小时的手术,最终成功挽回了孩子的生命。度过了术后高烧、肺炎等危险期后,孩子能自主呼吸、自主吞咽了。但根据孩子的生长发育情况和伤情变化情况,后期还需要进行下颌骨修复整形手术。
  袁奎封曾经救治的病人,有很多来自农村,他深知病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在农村极为普遍。如何既能治好他们的病,又能最大限度地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是他一直关心的问题。这个他遇到的最严重病例,让他声名远播,但他把这份荣耀,化成对患者的爱心传递温暖。“孩子手术成功,但后续还需要继续治疗,救孩子不是为了出名,是履行着一个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但出了名就再多帮帮孩子。”袁奎封一遍遍借助电台等新闻媒体向社会号召,向这个来自贫困家庭的可怜孩子伸出援手,最终募集到善款20余万元。
 
考验手上真功夫 被院士称赞不简单
     在山大二院,只要来找袁奎封看过病的患者,没有一个说过否定或不满的话,其中的缘由,就在于他认真的行医态度和精益求精的技术水平。
  “不断汲取新的知识,才能让自己保持进步和富有活力的状态。”三十载从医路,袁奎封从来没有停止学习的脚步,练就了娴熟的动手能力和操作技能,“精益求精”成为他的从医格言。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春节,山大二院急诊室来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小伙子。原来,伤者在玻璃加工厂工作,因雪天地滑摔倒,脖子正巧磕到了玻璃划伤颈动脉,顿时血流如注。当出租车把他送来时,血已经染红了整个后座,伤者处于休克状态。
  在所有的意外伤中,要属动脉割伤最为危急。颈动脉离心脏非常近,被割破后血可以喷射几米远。袁奎封被紧急叫到手术室,虽然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意外伤,但伤得这么重的伤者,他还是吓了一跳。
  “当时,他的血像水龙头的水一样往外冒,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一边为他输血,一边止血。”由于颈动脉出血成喷射状,必须止血才能进行缝合,但伤口正处在三条血管的交汇处,如果完全阻断血流会造成脑部缺氧,人救回来也会造成脑损伤。怎么办?袁奎封一下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他大胆地决定,将三个血管一一找出,分别穿上止血带,把血间断阻断后找到伤口的位置。
  动作必须要快!在如此紧急的关头,他用手里的“绣花针”细致地穿梭,断裂的颈动脉被迅速缝合。在整个手术三、四个小时的时间里,不敢有一分一秒的走神,真正考验他手上功夫的“火候”。
  就这样,伤者从死亡线上被救回,袁奎封把不可能变成了奇迹。在学术交流进行案例研讨时,他被上海某医院的院士专家称赞“不简单”。
  “一切以患者生命为先,每一次冒险都是对自我的挑战。”他大胆突破手术禁区,一次次推动着口腔颌面外科的发展。也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山大二院口腔科逐渐发展壮大,从当时只有五、六个大夫发展为如今三十多人的团队,呈现出日新月异的发展势头,在行业内占有一席之地。
 
自我加压负责任 让患者不留一丝遗憾
  与所熟知的胃部肿瘤、肺部肿瘤相比,公众对口腔系统的肿瘤知之甚少。“颌下腺、舌下腺、腮腺是三大唾液腺,都可以发生肿瘤。尤其是牙龈癌、舌癌等的发病率越来越高。”袁奎封说,尤其是治疗舌癌,通常的做法需要把面部劈开,把舌头切去一部分,再用带蒂胸大肌皮瓣或者带血管做血管吻合的前臂皮瓣修复缺损组织。需要在3毫米的血管上缝8-12针,这就要求口腔颌面外科医生有着整形外科的基础,还要谙熟于显微外科的技术,在治病的同时考虑到患者恢复容貌,重获功能。
  有一位章丘的患者,舌头上长了一个肿物,一家省级医院诊断为舌鳞状细胞癌。年轻的患者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带着最后一丝希望辗转来到山大二院。袁奎封在对患者进行仔细查体后,发现临床表现并不符合舌癌的症状,于是把活检标本从之前那家医院借过来,重新进行病理切片检查。经过会诊,发现病人就是一个舌部脓性肉芽肿。“如果按舌癌治疗,那将意味着要把舌头大部、部分下颌骨和颈部一些组织切除,属于毁容手术。即使救了命,患者以后的生活质量受影响。”所以,除了救命,袁奎不对任何一个案例马虎,尽可能地减少病人的遗憾。他也常常告诫科室的年轻医生,对患者要负责再负责,细致再细致。
     山大二院口腔科是我省开展种植牙技术较早的医院之一,从2002年开始,袁奎封就开始了对种植牙技术的研究,积累了几千例患者的经验。随着种植牙被公众逐渐接受,他将下一步的研究方向“锁定”为牙齿“再生”——种植牙。
“口腔健康,尤其是牙齿的健康程度不仅体现了人的健康状况,还代表了一个人的生活品质和文明程度。”在袁奎封看来,牙齿不好的人,笑起来都不够自信。通过手术将类似牙根的种植体植入牙槽骨中,等成活后在种植体上装上牙冠。拥有了这种种植牙,在咀嚼食物时的感觉如同以前的健康牙齿一样。“期盼种植牙能为每一个有需要的人摆脱因牙齿缺失带来的痛苦。”带着这份自我加压的责任,袁奎封将与他的团队继续攀越一个个医学高峰,为救死扶伤不辞艰辛献身医学事业。
 
专家名片
袁奎封,医学硕士,教授,主任医师,山东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国家科技奖励评审专家,山东省科技计划与科技成果评审专家,山东省医疗事故鉴定专家,山东省卫生系统评审专家。曾赴北京、上海、台湾、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美国等地研修。近30年来一直从事口腔颌面外科的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擅长口腔颌面外科的各种良、恶性肿瘤的诊断与治疗,对先天性唇、腭裂修复整形术有较深造诣,尤其擅长唇、腭裂二期修复手术。擅长难度高和复杂种植牙的种植。